情感小说
      穆童把磁卡插进钥匙孔打开919房间,顿时觉得自己喜欢这里。这是一家商务酒店的普通单人间,不大,但布局紧凑、合理。小巧的冰箱,小巧的写字台,台面上为电脑设置的插孔结实、规矩、一目了然;明亮的落地窗前两只小巧的米黄色布面沙发和漫地的土粉色长绒地毯抵挡着客房的呆板……当然还有床。床的宽度是那种一米二的,比..
    别跑神使大人
      “啊————”  一记嘹亮的女声凭空响起,直穿天际,粗略估计,其音量高达六十分贝。  眼前是热闹的集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不绝于耳,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错……这些……本来都是没错的。  但是……可是……为什么这些人都穿着古装啊?  还有我的衣服,不仅变得破..
    程又勋一路樱花相送
      午夜  据说,如果午夜时你还没睡,那么,有可能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1  “许言明!有种就给我开门!躲躲藏藏的算什么男人!难道我能把你吃了吗?!开门!”  头疼……  这个女生快疯掉了。  2  这个正站在我家阳台下面嚎叫的疯丫头叫明蓝————多么可爱动听的名字,不过那完全是一个假象。  我记得..
    呐喊吧少女
      SMA电视台不仅成就了年轻艺人的梦想,也是各路娱乐记者不离不弃的新闻发源地。  此刻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的记者们,已经将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们个个伸长了脖子,恨不得削尖脑袋钻进电视台的大门里。侥幸混入电视台内的记者聚集在广告棚外面,一遍又一遍地敲打着化妆间的大门。那孱弱的木门,看上去随时都有被撞..
    小仙草De迷雾森林
      1 哎呀呀,哭哭草遇毒蛇啦,快跑!  明亮的圆月高高悬挂在夜空中,静静地散发着如珍珠般柔和的光芒。不复白天的热闹,夜晚的迷雾森林正寂静地沉睡着,倾泄而下的月光笼罩着整个迷雾森林,就像为它披上了银白色的薄纱。  大树边的一间小木屋内,我正靠在茶草抱枕上,听着微风轻轻拂动整个森林的声音,这自然奏出的天..
    先发昏后结婚
      亦舒师太说,“我们只爱肯为我们牺牲的人。想要我们牺牲的,我们恨他。”  莫莉,却被排除在这条定律之外。除了一味地牺牲,莫莉的爱情,一无所有。  在那间充斥着伪欧陆风情的“香榭里的春天”婚纱摄影店内,沈葵穿一袭袒胸暴乳的婚纱,披一张重彩浓墨的“画皮”,顶一头羊毛卷的假发,眨巴着可以站一排苍蝇的假睫..
    中年妇女恋爱史
      张楚,在《人民文学》《收获》《十月》《当代》等杂志发表过小说,出版小说集《樱桃记》《七根孔雀羽毛》《夜是怎样黑下来的》《野象小姐》《在云落》《梵高的火柴》《夏朗的望远镜》等。  曾获鲁迅文学奖、郁达夫小说奖、《人民文学》短篇小说奖、《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北京文学》奖、《十月》青年作家奖..
    愤怒的新娘
      现在想起来,这个念头是多么的荒唐。可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我将那把钥匙小心翼翼地丢在了人行道上。我站在建设银行的台阶上望着它,希望有人把它捡走。我等了好长时间,并没有人搭理它。行人渐渐多起来,我听到了自己粗壮的鼻息声。终于,一个中学生走到它跟前的时候把腰弯下来了。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运动鞋。我以..
    我想陪着你过完这一生
      Chapter1就算世界没有童话,我们至少还有骨气  过气的畅销书作家  我对着电脑键盘使劲地揉着自己的脑袋,学着小说中女人的样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没错,我就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的言情小说作家,而且还是一个已经过了气、被大众遗忘了的言情小说作家。在写完了一部极为煽情且矫情的悲情小说后,我便告知自..
    红蜻蜓紫裙子
      韩国良是傍晚下班前到刑警大队的,他进门就说,晚上我请大家搓一顿,请赏我老韩这个面子。消息传开,人们比接到侦破重大案件的命令还来得迅速齐整,没有谁会舍弃这个与韩局长再难一聚的机会,因为大家都知道,半月前韩局被检查出了那种不忍猝听也不敢相信的病症,明天就要去北京接受治疗,此一去,什么时候回来,还能不..
    产科医生--死亡病例
      这个手术彻底颠覆了晓米的生活。  病人是个22岁的足月产妇。手术指征说是巨大儿,预测4200克。可晓米认为这个指征并不绝对,产妇没有糖尿病,没有RH溶血病,更不是大血管错位,而且这个女人的屁股超大,完全可以自然分娩,但她只说了一句,就被科主任卢大成顶了回去:“我主刀,你来当助手。我们下午一点准时上台,你..
    怕什么前途未知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一  我半夜两点接到了大张打来的电话,一下楼便迎来一个孱弱的泪人儿,劈面冲我甩句湿漉漉的哀号:“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听完,作势要把拖着她行李箱拉杆的手放开:“噢,这样的话,我上楼了,你自己出去找个地方住。”  她立马换上一张谄媚的笑脸:“许先生,你除外。”  大张知道我会收留她。多年的“革..
    那蓝那海深蓝
      “请问您就是那迷宫广告的策划者吗?”电话那端标准的普通话,当得知是智寒本人时,“我是陈立婧,请问您怎么称呼?”  自报纸刊登了单智寒策划设计的广告之后,常会有人来电话询问相关业务。  广告版面是个方形的迷宫图,黑色框沉重无趣。迷宫只有一条进出路,红色曲线是“M”和“Z”的一笔连接,隐喻滨海市盟志房..
    蔚蓝色的告别
      敲门声响起时,我正在阳台上。天幕是一块巨大的烟水晶,黯淡而透明,像旧式写字台上厚重的茶色玻璃板。下面是层层叠叠的剪报:琐碎的铅字,黑白相间的图片,陈旧泛黄的光色是沉沉压在天边的雨云。远远传来冗长的蝉声,沉闷的雷鸣,人们的阵阵絮语和叹息。天像有流苏的波斯挂毯一样低垂下来,现出四角的弧度。绰约的紫色..
    那些回不去的澳洲时光
      有轨电车很快就到了维多利亚大街。  这条街有四五百米的一段上两侧全是早期越南移民开的店铺,所以被称做“越南街”。  越南街当时是墨尔本最大的亚洲食品集散地,非常热闹。光顾这里的既有讲越南话、广东话的,也有讲国语的。  罗涛很容易就找到了那家叫做“勇记”的河粉店。河粉店不大,也就六七张桌子,人坐得..
    山海石话语
      派来的馆长不是别人,他就是筹委主任在电话里提到过的、六都县现任县长雷洞天,提了一级,从政府改来到文博馆当一个事业单位的头头来了。他到馆第一天,正好碰到那位管水电建设的副专员来“审查”展览,目睹了副专员跟中央大员演的“审查”活剧。馆内人员问他事情怎么办。他说:“我官比他小,虽说提了一级,实际上是退..
    香炉脚
      1.小道消息  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小道消息流传、泛滥。有小道消息流传、泛滥的地方势必会衍生出许多光怪陆离的猜度、揣摩。  小道消息是浅水田里的蚂蟥。蚂蟥的种类很多,大的有油菜壳那么长,小的却圆如一粒油菜籽。色泽也迥然不同:既有暗绿色的,又有浅黄色的,甚至还有褐中透红、黑中间青的。但不管是何种颜色,..
    太极英雄传奇
      马有清要拜师入门没通过,他没辙了,突然想起中山公园杨禹廷老师教拳的场子里,有个姓闻的师兄,大名唤作闻伯良。闻伯良曾经是中学老师,本来思想挺进步,政治上积极要求入党,为人又正直,尤其有个特点:向来真话实说。1957年学校号召给党支部书记提意见,他说书记不关心群众“入党要求”,使群众政治上进心受到挫伤,..
    加油前台小姐
      米栗豪气地一挥手:“放心吧,我们家的前台,不摆花瓶!”刷刷抽出一张职位申请表,指导夏花填好了,自己大笔一挥?具字推荐,连同她的简历一起收了起来。  多年不见,米栗已不是儿时模样,举手投足如此干练又有侠气,夏花好不羡慕,忙里偷闲问了两句。原来,米粟大学是在国外念的,留学期间在夏花酒店打过工,耍回国的..
    爱看月亮的猪
      01 如果西游记是一个爱情故事  猴子爱过三个姑娘。  三个姑娘,就是猴子漫长的一生。  东胜神州,傲来国,海中名山,花果山,山顶上,有一块顽石,受日精月华,受精而成仙胎,风起时,石头崩裂,一只猴子生了出来,眼中精光炸裂,直冲斗牛,惊了正在天庭里小睡的玉皇大帝。  听完了千里眼和顺风耳的汇报,玉皇..
    亲爱的你负责貌美如花
      Chapter16:非常时期的爱情  一如既往,傲歌在透析机的旁边沉沉睡去,那几乎是她每周最轻松的四个小时。我没有守在她身边,而是约了乔秋蕾。  数码广场的咖啡厅,钢琴悠扬,可仍旧盖不住窗外掘土机隆隆的声响。眼望窗外的废墟,无数白色塑料袋在风里撕扯,每每这时我的心里就像漏了一个大洞,分明已经入夏,却总似有..
    狮身人面像
      第一回 飞花艳想  海风浩浩,吹开朵朵浪花,地中海上,一艘帆船正乘风破浪前行。  这是艘三桅帆船,船上只有两个人,都是中国青年,一个名叫于少龙,眉清目朗,十分俊逸;另一个名叫周南,身材高瘦,气质不俗。两人是生死之交的好友,都精于功夫,且酷爱冒险,这次扬帆海上,就是来实现两人儿时便有的冒险梦想:环..
    米霞
      观音山游记  宋薪原在北郊一家工厂做宣传员,能写点小新闻小文章之类的东西,隔三差五地发在报屁股上。他家离厂子很远,倒三次车才能回家。妻子偏瘫三年了,他就申请了三年,希望组织上调他回局机关工作,因为局机关距他家只有两站路。组织上研究、讨论了三年,终于把他调回机关了。他上班的那天,正下着雪,纷纷扬扬..
    开禁--海关诉说
      中国面临开禁与变局的困惑。如果上溯寻源的话,这种困惑从16世纪末、17世纪初就出现了,并在接下去的两个世纪中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激烈。不幸的是中国人沉湎自身优越,置身局外,不去理会更不屑一顾,把机遇白白浪费,最终承受屈辱厄运。  “地球村”其实不是现在才有的概念,只是发生国际关系所借助的工具和方式..
    南瓜公主高跟鞋
      尚空和诗意开始谈恋爱时谁对谁都没有多少感觉。  或许是寂寞,或许是生活太过无聊,或许是两个人都需要安慰,反正就这样不疼不痒地在一起了。  渐渐地,这个城市的每个地方都有了他们的气息,大到广场公园,小到胡同小街,时间长了,那种感情也就在彼此的心里生根发芽了。以至于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他就像她抹..
    你说我是谁
      铁皮制作的窑院大门,这时候“吱哇”叫了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是豆饼儿呢,他用头把门顶开一道缝隙,像个小毛贼一样,溜进院子,溜到了奶亲住着的屋子,偎在了奶亲的身边。  慈祥的奶亲,那时抱着她的老母鸡,用手极为温情地辨认着。好像是,奶亲的眼睛就长在她的手指肚儿上,在母鸡的屁股上认一下,说是这只母鸡..
    心灵的舞者
      杨晓敏主编的小小说集《心灵的舞者(共5册)》清新、细腻、隽永,兼具艺术性和思想性,在潜移默化中净化读者的心灵,影响一代人的成长。  打开它,犹如推开一扇门,经由其中的文字,你将穿过时间与空间的阻隔,面见丰盛的心灵世界,拓展自己的视野,抵御风雨、相互取暖。  杨晓敏主编的《心灵的舞者(共5册)》是一..
    渡过众生渡不过你
      刚过完三十岁生日的第二天,方小山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赖床是对假期最起码的尊重。”  因为此刻他正一个人躺在床上,而时钟显示十四点二十七分。  不过,很快,他又明白了另一个道理:“女人是善变的,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  因为床头的手机响了,从铃声判断,是肖婷打来的,这姑奶奶擅自把他手机里她拨入..
    乞王天下
      我走出市委办公大楼,八月的阳光一片灿烂。  第二天,李部长领着市委组织部组织科长到文联宣布对我的任命。那位科长特别强调.沈汉同志任的是杂志社的常务副社长和执行副主编。  我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行使我的《云海》杂志执行主编职责了。  根据我开列单子添置所需的办公用品已经摆放在办公室里,有着灿烂笑..
    漂亮女兵
      部队开到这座大山的深处来已经两个月了,这是每年必须完成的课题。今年有所不同是野外驻训之后,紧接着就要参加军里组织的‘‘高原————2002”演习。这次演习是集团军近几年的一个大行动,目的是检验部队高科技含量,一切都是贯彻“打得赢”的方针。因此,各个部队高度重视。用师长的话说就是:这..
    银行经理
      第一章 日常工作  1.邂逅相约  今年的春节和元旦间隔很近,节前人们都在忙于购置年货。江滨市最大的国有综合商贸楼一江滨市国有商业贸易联合大厦是人们首选的购物场所,虽然该楼是在“一五”后期建成,楼龄有三十余载,样式比较老旧,只有五层,建筑面积才一万多平方米,但在江滨市仍不失为人们心中的骄傲。二十世..
    丧礼上的故事
      永眠时刻  面线婆的电影院  我的阿婆是老顽童,不按牌理出牌,连过身时也是。  那是寒冬之时,阳光正暖,不搬藤椅坐在屋檐下,实在对不起天气。阿婆躺在藤椅上,看着白云在蓝天这大舞台上演出,幻化无穷,多点诡丽的异想,绝对是免费又好看的电影。  在风停时刻,“白云电影”下档,她闭上眼休息,手中抱着阿公..
    珠峰魅影
      连星背着司马,和小龙女走出天坑地缝之后,唤过白驼。白驼伏下头去,不住在连星身上挨挨擦擦,显得甚是亲热。久别重逢,连星对白驼也倍感亲切,紧紧抱着它的脖子不放。  小龙女在一边看着白驼和连星如此依恋,心中羡慕不已。她慢慢走到白驼身边,伸手在白驼背上轻轻抚摸。白驼对小龙女已经相当熟稔,因此只是静静地站..
    若非死别绝不生离
      那一年秋天我十七岁,跟着一个名叫楚澄的陌生男子离开了隰城,离开了这个满城黄沙的废墟,唯一的行李就是从小随身携带的一个紫玉香囊。它只有半只手掌大小,而且是无法打开的密封结构。通透的紫玉雕刻着我看不懂的纹路,仿佛命运的掌纹般,铭刻着我从未谋面的父母遗存在世界上的唯一纪念。  楚澄用纤长有力的手指扶我..
    2006年短篇小说新选
      姊妹  我们那地方,向来把父亲的兄弟称作爷,把父亲兄弟的配偶称作娘。比方说,我有一个爷,是我父亲的远房堂兄,行三,所以我们小孩子就叫他三爷了。  我的这个三爷,说起来也是个正派人,他一生勤勤恳恳,为人老实厚道,十八岁就进厂当了检修工,三十年如一日,到头来还是个检修工,带了几个徒弟,荣升为师傅而已..
    虹城
      天空分成两半,白色的天空、黑色的天空。  两位皇帝上升到空中,白色的皇帝、黑色的皇帝。  大地燃烧着,从尖塔中放出的或白或黑的光穿透空气,刺人最高的宇宙中。  厮杀的人们为他们的主杀人或是被杀……  漆黑的夜中,刀与剑的光影交织着,摩擦出随风飞扬的火星。  箭矢从大地上如蝗群般射出,刺穿人们的胸..
    萤光水月--闲情聊逸录
      壹  山清水秀大陆庄,世祖辛劳兴村貌。  可怜繁众萌异念,宗室互妒情渐薄。  在钱塘江的一条支流碧溪,碧溪的小支流碧水之源头,有仙霞岭余脉形成的三个山坳。最大的一个山坳,先前居住着姓吴的人家,故称吴弄,后人改称吴源。吴源分为两个自然村,上吴弄和下吴弄。据吴氏宗谱载,明代上吴弄曾出过吴侍郎,建造了..
    谁曾见过蝴蝶的家
      第一部 藕荷色的悲哀  请让我渡过去  那里有海岸等着我  那里有着不离不弃的我的过去与现在  一  抵达宁波时天色已晚,人们无助地盘桓在码头上。码头的日暮散发着鱼腥味儿,纷纭又杂乱。渔民们结束了一天的劳累,正在忙忙碌碌整理着渔网,进出并无恶意的咒骂和粗口。掺杂着并无欣喜成分、只是出于习惯的虚脱..
    荷鹤图传奇
      他,就是太平军新任前军主将陈玉成。  这年的8月,陈玉成、李秀成约集太平军各地守将大会于安徽枞阳,制订粉碎江北大营和江南大营,制止清军进攻天京的作战方案。会后,陈玉成部由潜山过舒城进而攻克庐州,同时又配合李秀成在乌衣渡大败清军,接着乘胜追击,直下浦口,攻破清军的江北大营,解了天京之围。不料,清廷曾..
    京城隐
      这是一个怎样的世道?我们怎样才能有真正发自内心的快乐?那种能与人共鸣无拘无束的快乐!我们所处的现实,好像既失去了古人曾经有过的那种散淡闲雅天人合一的节奏,也无从找到理想中渴望的从容不迫井然有序的格局。谁过得都很累,不知道哪里才是生活的方向,好像只是在漂,只是在混。但生活没有一天停止过,一切都得继..
    春草与狼烟
      1  外国教会开办的潞河学院,被称为三百里北运河的最高学府,闻名数省。它坐落在通州市南郊,方圆几里,都在它的校界之内,没有居民住户。在这块空旷的大地上,只有绿茵茵的草地,草地上开放着五颜六色的野花;一道道亮晶晶的小溪,溪边丛生着芦苇和蒲柳;一座座四四方方的果同,果同里有嗡嗡采蜜的蜂群;一片片郁郁葱..
    活着--为了天堂的钟声
      苏联解体后的第二年秋天。  肖思冰出命案的这天晚上,韩雪觉得外面的风刮得特猛,特瘆人,把电线刮得鬼哭狼嚎的嗷嗷直叫,好像有无数个冤魂在哭泣。院子里的枯枝败叶被刮起来,摔到玻璃窗上,发出“啪啪”的响声,好像有人在敲窗。  她心想:这风刮得这么瘆人,是不是西伯利亚又来寒流了?  她害怕西伯利亚寒流,..
    你若安好便是春天
      一 雨的记忆  浙中。某古镇。地处偏远。少有外人往来。六七百年前,有位清高文人为逃离朝廷纷争,同家人跋涉而来隐居在此,并命名为久水。  久水发展至今早已不再是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村落,而是远近闻名的古镇。真正的久水村,即在我脚下。会客厅里一幅一百多年前的水彩画,展示彼时光景。画中的久水村像沉睡在山..
    风云党崇雅
      党崇雅,只带有书童蛮牛,一头老毛驴。其他啥也没有带,居住于此。  过年了。虽然在深山中,不知世外岁月,不问时间之事。党崇雅掐指一算,是过年了。蛮牛还年轻,应该让他懂得一些周公之礼,人间烟火的。大年三十早上,蛮牛从山下挑完水,他吩咐蛮牛去街上用些平时采的草药换些红纸笔墨,鞭炮茶叶之类的。  他们也..
    遇见良辰美景
      被人嘲笑了,许美景并不在乎,但心里毕竟还有点不爽,她还没到二十六岁,就变成了中学生眼里的欧吉桑和大妈。许美景轻叹一声,她果然是老了,跟不上潮流了。  手机滴的一声传来短信的声音,许美景打开短信,是银行发来的消息,她的银行卡里又有一笔一百万的资金入账,又显示了余额还有多少,并提醒许美景注意查收。 ..
    没有岁月可回头
      乍起一阵风,扬起片片的干叶子,叶子无目的地在空中翻飞着,水里的浮萍也加速了向远方漂浮。  一个与吴语多穿着同样蓝白条病号服的烫发小伙子溜达了过来,项背而过。  “你呀,现在总是活在昨天里。”闫平忽然想起吴语多交代的事儿来,转而说道:“对了,你老兄交代的事我去办了。城南共建医院说的那个她啊,一年前..
    追爱百转千回
      从现在开始,她就不认识眼前的女人了,她叫什么?不知道!  何穆穆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个和窗外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来:“啊呀,是吗?那就让给你好了.反正那种长相又不怎样,赚钱也不多的男人我还看不上呢,最主要的是胆小,看到只蟑螂都吓个半死,你根本就不懂我每次黑着脸帮他拍蟑螂时的心情啊,你..
    那些年你陪我度过囧涩时光
      生活是这样的吧,夏天知了不停歇地叫着,  我像个孩子一样嘴里嚼着棒棒糖,  帮他推着车子去出摊儿,帮他在木头箱里扒拉零钱。  这就是幸福。  有你,我的世界不再风雨飘摇  那是一个小小的城,在小小的城里有一个每到周末就很热闹的地方。然而这热闹不属于我,不属于被热闹包围着的每个人。  这个热闹的地..
    寂寞在歌唱
      流 星  夜空的花,散落在你身后,幸福了我很久。  ————郑钧《流星》  节目播出时,阿黛恰好在海南岛一个温泉度假村里。丈夫来洽谈商务,无所事事的她跟随来玩。当时,丈夫在隔壁陪几个官员打麻将,阿黛一个人闷在房间里,无聊之际,刚好收看了这档叫《美食之旅》的电视节目。  电视里,美食家侃侃而谈:“..
    时间存折
      时间存折  二十六岁的史力,突然一摸口袋,发现那个存折弄丢了,是掉在上下班的路上还是遗落在他停留过的地方?天知道。  这个大红封皮的存折,存的不是钱,是时间,整整五十个小时,这比钱还珍贵。  史力的老家在乡下,父母为了供他读大学本科、研究生,真是吃尽了苦头。本科读的是汉语言专业,硕士生主修古典文..